潘多拉之心各話劇情重點整理

潘多拉之心各話劇情重點整理
本文只有劇情陳述而盡量減少推理,主要是為了整理目前為止的線索而寫的,為了記述方便所以會劇透到別話的劇情,請各位見諒。
翻譯部分以尖端單行本為準,網路版為輔,所以可能會有所出入。


1 Innocent Calm -罪なき平穏-
  奧茲發現蕾西的墓,撿到懷表,懷表的旋律令奧茲感到……
  奧茲的夢,夢中的艾莉絲疑似分為黑兔與白兔,兩者的態度南轅北轍,白兔表示一直在等待他,很高興奧茲來了(將奧茲誤認為傑克?),黑兔則滿腔怒火,憤恨的表示就算他逃到天涯海角也會殺了他。
  阿比斯中的艾莉絲(黑兔)被懷表的旋律所吸引。
  附註:小基被禱耳達操控時的台詞是雙層對話框。

2 Tempest of Conviction -断罪の嵐-
  巴斯卡比魯們提及"預言"一詞,並依預言所述將奧茲斷罪,投入阿比斯,奧茲的罪是"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附註:特別注意到的是此處的札伊.貝薩流士的台詞是雙層對話框。

3 Prisoner&Alichino -迷い子と黒うさぎ-
  與瘋嬰的戰鬥中奧茲發覺自己雖然對艾莉絲一無所知,卻不想在這裡失去她,遂決定與她簽定契約。
  附註:艾莉絲使用奧茲身體時的台詞是雙層對話框(可能望月在表現某角色被他人操控時也會使用雙層對話框)

4 Rendezvous -朝日影の場所-
  懷表意外連接起通往阿比斯的通道,奧茲取回懷表時閃過無數回憶畫面(艾莉絲的?),傑克的靈魂碎片出現,表示一直在等待奧茲來拿艾莉絲的記憶碎片(懷表),並表示艾莉絲的記憶中會有奧茲想要的答案。
  最後的旁白:現在回想起來……一切似乎早已注定!我們之所以會聚在一起,還有……我之所以無法棄她(艾莉絲)於不顧的理由……一切就像是一本……滑稽的童話故事!

5 Clockwise Doom -時計回りの悪夢-
  過度劇情,唯一注意到的是這話的靈體講話也有雙對話框。

6 Where am I ? -食い違った現在地-
  過度劇情,孳瓦破了十年後的梗。

7 Reunion -再会、再び-
  小基與奧茲過去的回憶,小基表示奧茲與他是靠著黑暗的陰影連繫在一起,並發誓永遠不會背叛他。
  孳瓦提到阿比斯是時空錯亂的空間,就算逃出也無法回到原本的時空,且奧茲是獲得"阿比斯的意志"的關鍵,對巴斯卡比魯來說太過危險,故要再一次將他投入阿比斯。

8 Whisperer -深淵からの叫び声-
  白兔在奧茲與小基不在時向艾莉絲竊竊私語。
  艾莉絲的記憶畫面重現在兩人眼前,傑克出現,表示:「要小心,阿比斯的意志一直在看著你。」並認出小基,要他,「這一次,要好好保護他(主人?)喔……」
  白兔子登場,表示一直一直都在等待奧茲,要他快點來接她,並表現出對黑兔強烈的憎惡,然奧茲選擇了黑兔,最後白兔OS:"你……一定會後悔的……沒選我而選上了黑兔子!"

9 Question -隠者の問い掛け-
  布雷克表示他的身體撐不到一年了,但他不會輕易升天,因為還有"非做不可的事",並提及奧茲應是獲得阿比斯意志的關鍵鑰匙,這也許與他的罪孽有關。
  奧茲的時鐘轉了第一格。

10 Malediction -呪いの言葉-
  小基與奧茲的回憶,札伊話語(像他那種孩子……早知道就不該生下來!)造成奧茲的心靈創傷。

11 Grim -重なる影-
  與蟲的戰鬥中傑克出現,要奧茲:「仔細回想,你……的確有這個(使用染血黑兔力量的)能耐!」,期間閃過一格百年前的艾莉絲對某人(奧茲?)伸出手的回憶畫面,奧茲成功壓制黑兔的力量。
  附註:蟲的台詞也有雙對話框。

12 Where am I ? -零れ落ちた音-
  奧茲在與菲利普父親的對話中發覺自己隱藏的渴望(只是希望有人能給他一個容身之處),文森為了隱瞞某些事而將菲利浦的父親射殺。

13 A Lost Raven -堕とされた鴉-
  小基的回憶,成年儀式後在場者幾乎都忘了巴斯卡比魯們出現後的記憶,小基在布雷克的慫恿下為了救回主人而成為奈特雷伊家的養子。
  與文森相認時小基出現一瞬間的抗拒反映,但還是不願回憶過去發生了什麼事。
  奈特雷伊家在百年前背負著背叛者之名直到現在(原因不明),布雷克表示小基的忠誠心已經到了病態的程度,總有一天會傷害最重要的人。

14 Lop Ear -垂れ耳ウサギ-
  過度劇情,艾莉絲與布雷克被笑臉貓拉入其空間中。

15 Welcome to Labyrinth -鏡の国-
  艾莉絲的夢,在她殘缺不全的記憶中,一直在追逐"那個人"。
  笑臉貓和艾莉絲都是特別的靈體,笑臉貓是阿比斯意志的狂信者,因為意志討厭黑兔而打算殺死黑兔。
  有人向文森通報布雷克他們的事,文森指示艾可去綁架夏蘿。

16 Keeper of the secret -歪んだ記憶の住人-
  笑臉貓透露艾莉絲失憶的真正理由是因她想要遺忘,而用自己的意志將記憶撕碎丟棄,笑臉貓的任務就是保護其最想消除的一部分記憶不被發現。

17 Odds and Ends -翠玉の残滓-
  薩布利耶的悲劇:指一百年前的首都薩布利耶因巴斯卡比魯而被推落阿比斯的悲劇。
  潘多拉與巴斯卡比魯的目地都是奪取對方擁有的,連接阿比斯的門。
  小基與布雷克對話的回憶,布雷克提到:「那個少女和黑兔……不知道哪個才是真正的『艾莉絲』呢?」。
  傑克正式登場。

18 Hollow eye socket -紅き隻眼の悪魔-
  旁白:那個孩子總是孤伶伶的一人。雖然有笑臉貓和玩具們陪伴,她還是很寂寞……直到那天,「他們」(傑克和格連)來了之後。
  傑克現身阻止笑臉貓攻擊奧茲,並表示:「不可以殺這孩子。要是殺了這孩子,誰受的傷害最大……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傑克要奧茲幫忙拯救艾莉絲,因為艾莉絲對她而言是很重要的女孩,並表示:「只有你(奧茲)……才能找到染血黑兔……」。
  傑克向小基透露他是留在艾莉絲記憶中的,傑克.貝薩流士的靈魂碎片。

19 Detestably -あかいろのせかい-
  根據傑克所言,薩布利耶的悲劇為百年前首都薩布利耶被巴斯卡比魯推落阿比斯的事件。
  傑克向小基詢問他是否真的忘卻百年前發生之事。
  奧茲於百年前的記憶中見到幼年時的文森。文森的精神狀況混亂,自言自語的表示他是為了小基才這麼做,一切都是"那傢伙"造成的。奧茲發覺小基與文森都是百年前的人。
  小基因不願回憶過去而感到頭痛,此時有閃過某個人染血倒地的身影(注目點:服裝顏色和衣袖樣式)。
  傑克對奧茲表示他只要跟著直覺走就能找到艾莉絲,因為「這是必然。你是『奧茲』,而艾莉絲是『黑兔』……你們兩個人之間的鎖鍊是不會斷的──」,奧茲聽不懂,但發覺他認得眼前的景色(奧茲OS"……不過好奇怪啊,從剛才開始……心跳的好快……我……知道這個地方!?")。
  奧茲驚見艾莉絲流著淚的屍體,傑克表示艾莉絲在百年前被殺死之前都是人類,掉落在一旁的是文森染血的剪刀。
  附註:艾莉絲死亡的時間是十一點四十七分左右。

20 Who killed poor Alice ? -誰がための言葉-
  奧茲因目睹艾莉絲死亡的衝擊而導致黑兔力量暴走,破壞空間,刻印的指針走了第二格。此時閃過百年前的回憶畫面,傑克的背影、艾莉絲與黑白兔子玩偶,艾莉絲笑著對他說道:「對呀,對我來說……你是很特別的人。當我受苦的時候……或是有人要傷害我的時候……那個時候……你一定會來救我吧?」
  小基前來阻止奧茲,奧茲OS"讓艾莉絲傷心的一切,傷害艾莉絲的一切,全部毀掉……所以,笑一個吧。笑吧,艾莉絲。我『最重要(大切)的艾莉絲』……",小基憤怒的訓斥奧茲,奧茲回神。
  奧茲喚醒艾莉絲時閃過疑似傑克的身影說:「你這個貪吃鬼……」

21 Discord -ひび割れの音-
  奧茲自阿比斯回歸一事暴露,傑克第一次占用奧茲的身體。

22 His name is... -英雄と少年-
  傑克表示巴斯卡比魯的當家格連尚未死去,百年前的悲劇是由於巴斯卡比魯想得到阿比斯的力量甚至不惜向阿比斯獻所引發,此時不明預言再度被提及。
  艾莉絲向傑克詢問他是否為她記憶中的那個人,傑克沒有正面回應。
  傑克向奧茲表示出現在眾人面前,對現在的他是很吃力的,並向奧茲表示:「有一天,我會跟你說清楚的。包括我、艾莉絲、還有格連.巴斯卡比魯……拜託你了……一定要阻止他。因為他是……我唯一的摯友。」
  布雷克與奧茲交換情報,並提醒奧茲小心文森。
  文森私底下與巴斯卡比魯有所連繫。

23 Conflict -愚者のたわぶれ-
  布雷克回憶片段,其中出現幼年時的雷姆與夏蘿。
  布雷克想得之百年前真相的理由是他需要一個能讓他繼續活下去的理由,他曾向夏蘿的母親雪莉表明,並請求她的允許。
  雷姆向奧茲透露布雷克過去就像隻受傷的野獸,是雪莉治癒了他。
  布雷克向夏蘿表明笑臉貓的眼睛就是他過去被阿比斯的意志奪去的左眼。

24 Hello my sister! -懐旧の旋律-
  學園篇開始,過度劇情,埃利奧特與里奧登場鋪梗中。

25 Eliot&Reo -とある従者の死について-
  埃利與里奧登場,洛蒂綁架奧茲,埃利與里奧透過艾妲的貓發現密道,洛蒂對奧茲的性格做出分析,表是奧茲是"不折不扣的加害者"。
  埃利公佈其身分,並與梵谷單挑。

26 The pool of Tears -涙の池-
  洛蒂他們的目的是想透過奧茲體內的傑克問出百年前悲劇的真相,巴斯卡比魯對百年前大屠殺的理由一無所知。
  埃利和里奧帶著奧茲逃走,其間狠狠的痛罵了奧茲一頓,奧茲也爆發式的大告白(日文用法),奧茲的心境開始改變。
  巴斯卡比魯前來追擊,傑克終於被迫出面幫忙,傑克再度提及奧茲"擁有這個『資格』"(此時再度閃過百年前的艾莉絲)。

27 Get out of the pool -その一歩-
  洛蒂的回憶,傑克與格連的過去,其中提及音樂盒演奏之曲名為"蕾西"。
  鏡頭跳轉到薩布利耶的悲劇時,格連下令巴斯卡比魯殺光全城居民。
  洛蒂指責傑克為了飛黃騰達而殺死格連,傑克反駁,警告巴斯卡比魯如果繼續執迷不悟,他將再度化身為消滅死神的利刃,巴斯卡比魯表示一定會找出格連。
  傑克離去時對奧茲說道:「人這種生物……是何等的脆弱……我也是,格連也是。」緊接著回憶湧現,傑克質問格連為什麼要這麼做,格連回應道(由雙對話框判斷):「傑克……我……不想……」(不明OS"住手!我不想殺你。我不想殺你啊──!")
  奧茲發覺自己的缺憾,心情低落,埃利再度心靈雞湯,奧茲終於解開心結。
  奧茲詢問埃利和里奧聯彈的曲子,埃利表示曲名為"蕾西",是他做的曲子。
  旁白:喂……你聽見……這個旋律了嗎?這個由扭曲的齒輪所編織而成的……不協和音。

28 Modulation -うつりゆく音-
  過度劇情,唯一的亮點是最後埃利奧特的惡夢。(房子在燃燒……人們在死去……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的劍……卻沾滿了那些人的血……)

29 Rufus Barma -オペラ座の変人-
  巴爾馬公爵登場,擁有的鎖鍊是"愚鷲"(多多鳥),能力是製造幻覺。
  布雷克向基爾巴特點出他內心的恐懼(害怕奧茲改變)。

30 Snow White Chaos -純白のくろ-
  布雷克過去(五十年前)曾是殺害一百一十六人的違法契約者"紅眼的亡靈",真名凱文,但也因此付出墜入阿比斯的代價。巴爾馬公爵真正的目的是從布雷克身上問出當年他墜入阿比斯時究竟看見了什麼。
  凱文在深淵之中見到阿比斯的意志,其名也是艾莉絲,並得知墜入阿比斯之契約者的結局是被阿比斯的力量所侵蝕,同化為鎖鍊。
  艾莉絲向凱文表示:「阿比斯的力量可以把人變成鎖鍊,賦予無生命體意志,還有,因為阿比斯和時間有這緊密的連結,所以支配一切的空間,就像世界的縮圖一樣。格連是這麼說的。」並表示:「格連很討厭。因為他從我這裡奪走『那個人』。不管是小基,還是文森,只要是接近『那個人』的傢伙我都討厭。」
  阿比斯的意志與凱文見面的目的是想要用他的眼睛填補笑臉貓失去的眼睛,但就在此時異變突生,有許多東西流入阿比斯。
  文森帶著受傷的小基出現,表示流入的東西是因他打開門扉而墜入阿比斯的薩布利耶,並向艾莉絲打招呼。

31 Countervalue of loss -喪失の対価-
  艾莉絲的回憶,與傑克的相遇,傑克對她的關心與文森對她的欺負。
  時間回到現在,布雷克繼續講述他墜入阿比斯時的遭遇。
  文森表示艾莉絲已經死了,但並沒有說是被誰所殺。阿比斯的意志對文森的出現先是憤怒→崩潰痛哭→回神後記憶喪失,表示喝茶時間到了,滿心歡喜的期待傑克到來,文森見狀向其表示傑克已經死了,他在薩布利耶看見與格連交戰深受重傷的傑克。
  隨著阿比斯的意志情緒崩潰阿比斯的空間也跟著崩壞,小基、文森和凱文因此得以回到原來的世界,最後凱文大聲呼喊阿比斯的意志之名艾莉絲,祈求她能改變過去──
  傑克的筆記提及他並不知道艾莉絲為何被囚禁,艾莉絲是"在人類腹中孕育成長,在阿比斯中誕生,至今仍被深淵之枷鎖連繫的雙胞胎",從另一位艾莉絲(黑兔子?)所述來看,傑克所認識的那位艾莉絲(白兔子?)應是阿比斯的意志。

32 Snow dome -禍罪の紅-
  筆記中另有提及傑克的懊悔。
  布雷克成功改變了過去,當時阿比斯的意志回應了他的呼喚,以實現她的願望作為代價為他改變過去,但改變過去的結果卻是……
  之後的過度劇情省略。

33 Echo of Noise -あおが抱くおもい-
  文森與基爾巴特的對話中提及只要在違法契約者與靈體聯繫不深時消滅靈體即可解除契約,但若病入膏肓就無藥可救了。
  基爾巴特的回憶閃過,百年前的自己對艾莉絲說著「我要殺了妳!因為妳的存在,讓我的主人痛苦不已……我要殺了妳!艾莉絲!」。
  附註:艾莉絲穿著的服裝和薩布利耶的悲劇時不同。
  以及某人喊著:「不要過來!基爾巴特!」的聲音與閃過的傑克身影。

34 Noise of Echo -操り糸の呪縛-
  過度劇情,重點是艾可與諾伊茲(孳瓦)的雙重人格關係,以及文森與艾妲的約會。
  附註:只有諾伊茲時會用雙對話框。

35 madness of lost memory -ゆらぐ足元-
  艾莉絲向基爾巴特表示每當奧茲的刻印轉動,其體內的黑兔力量也隨之減弱,且如果她完全失去黑兔的力量,不知會有什麼樣的影響。
  基爾巴特向奧茲坦白自己對可能恢復記憶感到不安,基爾巴特的OS"如果,哪一天我發狂的話,那個時候……我希望你能阻止我──用你的手──",但卻因不願讓奧茲承擔更多責任而沒有說出口。

36 Sablier -砂上の街-
  菲雅娜(白色天使)之家:奈特雷伊家收容因違法契約者而失去雙親之孤兒的場所。蟲之契約者的兒子菲利浦也在這裡,且因不願接受父親的死而相信父親還活著。里奧也是菲雅娜之家的孩子。
  薩布利耶因受到阿比斯力量影響,會產生過去影像或記憶的幻影,越往深處走去力量越強。
  奧茲看見百年前悲劇時的景象,閃過傑克哭泣的畫面與"住手!我不想再殺人了──!(網譯:我不想殺人)"的話語,循著音樂盒的聲音,奧茲見到了巴斯卡比魯的主人。

37 Glen Baskerville -せんりつの果てに-
  不明回憶,"這旋律……聽起來如此哀傷……可是,「她」卻輕輕地哼唱著。還微笑著說……喜歡這首曲子。所以,我──"。
  格連與賈巴沃克登場,題及阿比斯的力量正因阿比斯的意志而陷入混亂,就連交換契約的靈體也不聽使喚,阿比斯本來並不存在意志,也不應存在,是故巴斯卡比魯必須得到阿比斯的意志。此時奧茲閃過傑克的回憶:「因為這個原因,所以你……就想利用艾莉絲嗎!」(說真的當主這時候的表情好恐怖)
  艾莉絲的回憶,蕾西的墓,傑克每天都會到墓前播放八音盒紀念蕾西,蕾西是"對格連來說非常重要的人,總是開心的哼唱著格連做的曲子……她被當成活祭品,獻給了阿比斯。如今,不在人世。"
  格連向奧茲表示:「你不是……傑克。你是……『奧茲』。不詳的孩子……一個連棲身之處都沒有的迷途羔羊……你不該誕生到這個世界的。可憐的傢伙。」
  附註:當主懷表的時間是十一點零八分左右。

38 Scapegoat -縋り付く腕-
  奧茲呼喚艾莉絲的聲音能傳達給艾莉絲。
  基爾巴特向傑克質問他過去無法保護的主人是否就是他,傑克回應:「你錯了。你已經『很盡力保護我』了。為了保護我,不惜冒犯格連……結果,背後被他刺了一刀。」
  基爾巴特的回憶,謎樣老婆婆向他灌輸心裡只有主人的暗示。
  文森的回憶,他想向哥哥一樣叫傑克「主人」。為了保護哥哥不被格連殺死,受到某個女人慫恿打開了阿比斯的大門。

39 Gate of Blackness -誘われる闇-
  接上回,文森從艾莉絲那裡得知基爾巴特被選為格連的下個身體,這裡提及巴斯卡比魯家的當主格連擁有賈巴沃克、黑鴉、鴞、獅鷲和愚鷲等五個靈體,透過不斷轉移身體統治家族,艾莉絲表示被格連附身者靈魂會被吞噬殆盡而死去。
  文森為了終止轉移身體的儀式,受到米蘭達.巴爾馬的慫恿打開了阿比斯的大門,閃過的眾人畫面中有一幕是米蘭達像格連搭話,格連露出微笑。
  傑克的回憶,開頭的黑色OS網版和台版翻譯差很大,台版"──一百年前……一時被蒙蔽的我所犯下的罪孽,實在天理難容……",網版"一百年前,那個愚蠢的自己,我絕對,不會原諒",回憶內容是傑克向格連詢問他真正的目的,傑克提及蕾西,格連反應激烈的向他舉劍,表示要他別再插手這件事,他還想繼續跟傑克做朋友,中間的黑色OS"為什麼……我沒有發現呢?那個時候,其實──那傢伙的心,已經腐壞了──(網譯:那傢伙的心,早就壞掉了的事實)",畫面跳躍,流淚跪地的傑克向被砍傷的基爾巴特表示他必須去找格連。
  洛蒂向布雷克解釋他們將奧茲丟入阿比斯的理由:巴斯卡比魯要的是阿比斯的力量而非阿比斯的意志,要是奧茲繼續存在那麼其他人也能利用他近阿比斯的意志,但因為"奧茲.貝薩流士是……用來掩飾傑克.貝薩流士存在的軀殼,要是軀殼壞了,傑克的存在就會曝光。一直在找他的阿比斯的意志,一定會用更扭曲的方法,干擾這個世界。"(這是奧茲爸說的)"所以,要把那個孩子活著放逐到阿比斯……要在被意志察覺前將其存在全部歸於阿比斯的黑暗中。"

40 Blindness -ムオンノイタミ-
  奧茲爸札伊.貝薩流士登場,當年將奧茲投入阿比斯的就是他的靈體獅鷲。

41 Where am I ? -砂塵 静風-
  開頭旁白:失去庇護(容器)的靈魂變成了光,與天使的羽翼一起被染成金色,然後一同環遊世界。在遊歷過百年之後,旅程終告結束,新的旅程又將展開──
  布雷克向洛蒂提出聯手的提議。
  巴斯卡比魯的門就藏在薩布利耶中,巴斯卡比魯現在正迫切的想找出格連的靈魂所在之處。
  巴爾馬與蘭茲華斯公爵的下午茶中,提及靈魂在經過一百年後會重新輪迴,而巴斯卡比魯之所以無法找到格連的靈魂是因為其靈魂被亞瑟.巴爾馬以傑克肢解的屍體加以封印的緣故。


未完待續,終於打到第十集了(淚目)足足還有六集的份量啊......
如有同好有任何新發現歡迎支援!(搖旗吶喊)